柳色

all瑶本命啦……嗯专写瑶受的号……我努力更新哈。

【all瑶】最是好景

第一次开车,低调低调。


链接走评论。

【all瑶】 最是好景



我又来了哈哈哈



章五:怜悯




        义城其实还是很美的,只是金光瑶前世什么没有去认真看过。这么说也有些歧义,金光瑶什么时候认真对待过他薛洋的一切?薛洋自认是个无恶不作十恶不赦的恶人,但对金光瑶,他何尝不是良苦用心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



        “其实,”薛洋抓了把糖给金光瑶,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。”






        “你去温家这几年我过的还行,金家对我不错。我也想了很多,我很恨他们把你送进温家。但我自己若不是因为你,因为金家,我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。






         “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这样……奇怪?但你给我的感觉与之前不一样,或者说完全不同。






        “整个人散发着虚伪的气息……






        “小矮子,你变了很多。”






        薛洋这么说。


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错愕地看着薛洋:“你怎么会这样……”薛洋怎么会这样?他竟然会说自己变得残暴?这不是薛洋,薛洋不是这样的。他不会是这种反应,这怎么回事?






        薛洋同样错愕地看着他:“我怎么了?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……”






        格格不入。金光瑶只想到了这么个词。他整个人都与这里格格不入。就连薛洋,也不是他的薛洋了……






—————







        陪薛洋疯玩了几天也是觉得无聊了,金光瑶提出回去的想法。






        虽然只是含蓄的表达,但察觉到的薛洋依旧怒不可遏。






        “我会再来看你的。”他好笑的看着薛洋。






        薛洋盯着金光瑶,似是要把他看出个洞来。见他没有留下来的想法时终于妥协。






        “好吧,那我跟你一起走。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






        回到温家,金光瑶感慨万千,自己辛辛苦苦跑出来,又跋山涉水跑回来,这是脑子坏了吧……






        薛.耿直.洋:“话说小矮子你跑出来温若…家的都不找你吗?”


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虽然极其不想承认,但他确实把温若寒忘了。这乍一想起来,倒是有点心虚。他摸了摸鼻尖:“他是有那心也没那力。温家最近忙得紧,这不要开清谈会了嘛,张罗着也要叫个百十来家,哪有闲情管我。”






        “知道没有闲情你还乱跑?真令人无奈呢,阿瑶。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


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跪在大殿里,温若寒坐在上面,薛洋早就躲了起来。这情景,倒是和前世不差。自己被踹下金鳞台是这样,千夫所指是这样,蓝曦臣大义灭亲也是这样。永远只能低声下气的,仰望着那些人。






         “知道错了,嗯?”温若寒问他。


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没说话。






        温若寒本来就拿捏不定金光瑶的性子,见他不说话就更是烦闷,一时间也顾不上轻重:“让你说话你这什么态度!”


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还是不说话。






        见他这副模样,温若寒更是来气:“你是不是这几年被宠坏了分不清什么场合什么态度了?不说话是吧!给我把他关进水牢里放上一个月!谁都不准放出来!”






        侍从过去架起金光瑶,却不料他这时开了金口:“我不是被宠坏了,这世上谁都可以被宠坏,唯独我没有。”他抬头看着温若寒,“为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就随便乱说话?是不是像你们这种生来高人一等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评价别人?就算我再怎么努力,再怎么讨好换来的就只有一句‘娼妓之子,无怪乎此’!”






        “是不是心不长在你们身上你们就不会痛?是不是大义灭亲灭的不是你们你们就只会一直叫好?是不是我生来为尘土,该你们践踏?是不是我永远沉默换来的永远是不分青红皂白地结局?”






        “是不是你不在意家人就以为别人不在乎?是不是没权没势就要被你们踢来踢去寻欢作乐?”






        “是不是生而为人,你们都要怪我?!”


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死死盯着温若寒,平日里那总是笑眯眯的面孔终于被撕破,露出千疮百孔的面庞。






        温若寒被他这么看着心都揪了起来,也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,赶忙去接金光瑶。他把金光瑶紧紧抱住,“对不起,是我话说错了。对不起……”心疼之余,他也没有忽略金光瑶刚才话里的漏洞。什么叫‘娼妓之子’?什么又叫‘生来高人一等’?不过他也无暇顾这些了,赶忙抱起金光瑶向里卧赶。


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却不买他的帐。他恶狠又苍白地一笑:“怎么,是谁‘说的谁也不准放他出来’?温宗主一言既出,怎么能言而失……”







        他话没说完,就被温若寒堵住了嘴。他温柔的舔舐那红唇,末了还不放过金光瑶,在那诱人的芬芳上又舔了几口。金光瑶被吻的浑浑噩噩,整个人都软塌塌的。任由温若寒对他动手动脚,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。






        温若寒将他放在榻上,先前那气势早也不见了,整个就是一任君采撷的小羊羔。见此,他是更不敢惊扰了那人,小心翼翼地再次吻上他。




TBC






猝不及防就开起了车……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接。




        

【all瑶】 天后

娱乐圈PA

Part 1  新人

        我嫉妒你的爱气势如虹,像一个高居不下的天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天后


        MG是娱乐圈的一大亮点,MG里出来的人,无一不是天王天后,最差也不过三线明星。这不是没道理的。在这种社会里,谁会花大价钱去培养一个货真价实的演员歌手?大都找着些有脸的又有点资质随便培养培养,拿出去就靠脸吃饭。而MG刚建立时,就已经有丰厚的资金和人脉,他们花大把的金钱和时间培养娱乐圈的顶尖人才。事实证明,殷实的才能的确要比脸来的保险。


        这些却也少不了另外一个人:金光瑶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是MG的王牌经纪人,打造出了MG的歌坛天王——薛洋。在薛洋之前,他并没有带出任何一位明星。但圈里人都知道,MG的明星,无不经过他之手才得来今天的荣耀。


        说他是MG的王牌丝毫不为过。


        说起这薛洋,倒真是和金光瑶是一类人了。据说金光瑶小时候家境十分贫穷,与薛洋相识也是很小的时候,都是苦命的人,却都生了颗倔强的心。这些谣言后来也被正主证实了,你说这是污点?圈里人谁不心知肚明,卖惨卖的好,狂吸粉。确实是一箭双雕,博得同情,也对自己有利。


        这背景,薛洋是没有的。论天赋,谁也比不过他。就像是无师自通,他就是在这一方面有着过人的直觉。就那被歌坛尊称为“夷陵老祖”的魏无羡,也是对他称赞有佳。若不是他现在已经与蓝氏二公子隐退了,这歌坛第一人,他还能争上一争。


        人红是非多,薛洋倒却完美避开了这一说。他是狂傲不羁,对前辈也是尊敬的。至于作品,是没话可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 与那金光瑶在MG的地位,是有过之无不及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 苏涉踏进MG时还是比较平静的。


 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MG绝对不是浪得虚名。那些平日里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大牌,如今活生生的站在面前,也不觉得压迫,作为一个新人。对他一个无名小辈,每人瞧见了,问声好,再热情的,就多聊两句。这点苏涉在保洁人员身上最为感触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只在MG练习了一年半,没什么认识的人,只有另一个与自己在众多练习生中脱颖而出的练习生,叫温宁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过在一个星期之前他就被自己的经纪人领走了,而苏涉,在今天才来报道。同样是练习生,同样脱颖而出,待遇却差了不止一星半点。别人大概都这么想。苏涉却清楚的知道,自己比温宁的命好多了。因为他的经纪人,是一手带出颇负盛名的歌坛巨星薛洋,一手撑起MG的王牌:金光瑶。


        前台注意苏涉很久了,见他等了与约定时间足足相差有五小时后,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在等了半小时之后,苏涉找她确定了报道时间。接着又等了一段时间,期间不乏有搭话的人,他也很有礼貌地回话。是很MG了。


        “苏涉先生是吗?金先生让您去二十一楼他的办公室见他。”在约定好的时间点,她对苏涉说。


        苏涉向前台微微一笑,“谢谢,麻烦您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在苏涉走后,前台一改之前的疏离。瘫在桌子上对着苏涉的背影犯花痴。唉,这才是真正的高智商高情商吧,太能撩了。话说他也是金先生带的人欸,真是比某个情商下线的家伙好多了!(苏涉成功捕获一只粉丝,庆祝!)


        走到办公室门前,苏涉微微有些紧张,手心出了些汗。深吸了几口气,他这才敲了敲门。


        “进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是个极其……嚣张且欠揍的声音。苏涉有些疑惑,不是都说金光瑶是个儒雅温和的人吗?二十一楼是金光瑶的专属办公场所,应该没有别人的呀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推门进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很整洁,很干净,唯一格格不入的是办公桌前翘着二郎腿且将腿搭在桌子上的薛洋。等等!薛洋!?苏涉微微震惊,薛洋就算是金光瑶手下的艺人,也不能这么大胆吧。


        薛洋本来被打扰了清梦就很生气了,见苏涉还愣在那不动就更生气了。若不是金光瑶非要让他起来接待苏涉,他现在应该还抱着金光瑶躺在床上呢!想到金光瑶,他心情好了不少,毕竟昨天晚上还是很疯狂的一个夜晚……薛洋露出虎牙,舔了舔嘴唇,似是在回味昨夜的缱绻。


        但看到苏涉他整个人就酸了。金光瑶让他接待另一个男的,还是个好看的男的!薛洋生气了,哄不好那种。“愣着干嘛?还要我请你坐下啊?”


        苏涉反应过来,随意坐在了一个椅子上。不经意地一瞟,就让他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。从他这个角度看房门大敞的房间,正好可以看见那价格不菲的床上躺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 顺着苏涉的视线,薛洋显然明白了他在看什么。立即起身将房门关上,顺带“解释”了一下:“他昨天有点累了,今天就让我来搞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 苏涉有些讶异,他显然知道了薛洋在说什么。尽管没见过金光瑶,但他心里却有股酸涩涌上心头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喏,协议,签了之后你就是MG的艺人了,合同有效时间三年,三年之后,你可以考虑是否续约。三年之内不能违反合同上的任何一条规矩,否则算违约,需要赔偿金的。你看看吧,没问题就签了。”薛洋吊儿郎当的将合同扔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 苏涉将每一天都认真看了一遍,确定没问题后签了字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,这是MG的老规矩,签约期间不会调换经纪人,接下来三年,请多指教。”


        看着薛洋伸过来的手,苏涉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 请多指教,前辈。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

又开坑了……在填坑的边缘挣扎。

另外,看着前台小妹,我酸了。


【all瑶】 最是好景



我肥来了!因为中考被妈妈禁网了,到现在补习班课上完了才给我玩。感谢各位小可爱一直支持!


章四:重逢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扑通,扑通。


        对于蓝涣,金光瑶是看的很开了。但你要说真让他俩碰上了,这也不好办。想着自己前世说的那些中二病泛滥的话语,他现在是恨也不是笑也不得。的确,他对蓝涣是有很深的感情,他放不下,也不想放。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难道再多一个麻烦吗?虽然他不想这么说,但事实如此,他就是这么个心计泛滥的人,他总是喜欢未雨绸缪,可以的话,他希望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即使他现在有一切,他依旧愿意让自己活在算计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 这么说来,他倒有些想怀桑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他露出连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。然后心跳又开始加速。

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目送温晁等人走后,这才关顾起被自己救下的小可怜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位公子,他们一行人已走,公子可以放心出来了。”蓝曦臣向草丛行了一揖,虽然怪怪的,但良好的家教让他无法就这么对别人说话。虽然他也看不见。


        安心你妹啊——金光瑶心想,不过他还是好脾气地回了一句:“多谢这位公子,在下还不方便出来,麻烦还请公子走远些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很疼,特别疼。可是蓝曦臣不走,他就也不能出来。平生第一次觉得蓝曦臣好优柔寡断,好麻烦。

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生的一颗不说七窍玲珑的心,好歹也听得懂话中话。知道了对方并不想自己留在这里,他便也就走了。“打扰了公子,是在下的不是,公子珍重。”心里却空落落的。(蓝大第一次错过瑶妹,注意,事不过三,应该会错过三次。)


        待蓝曦臣走远了,金光瑶才从草堆里出来。胡乱的用布条将严重的伤口包扎起来,下意识扶了扶额头,却忘了已经没有了那头冠。是什么都没有了。他才意识到,他什么都没得到,他失去了所有。


        没有勾心斗角,他活不出属于他的生活色彩。金光瑶终于知道了,他不仅仅适合勾心斗角,甚至,步步为营是他的生活方式。没有了这些,金光瑶这个人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。


        没有存在的意义。金光瑶攥紧手,这些好不容易得来的美好,就因为他的放松要失去了吗?


        他不可能让那种事发生,绝不可能!


        他要去找薛洋,只有薛洋才能帮他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 掀了街上最后一家卖糯米元宵的店铺后,薛洋终于收手,兴致不高地回了小院里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啊,成美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回来啦?”


TBC


就是这样,后面估计要虐一点。

在我眼里,瑶妹就是为了给母亲报仇,为了证明自己才存在的,而当他不需要证明自己的时候,没有了恨的支持,他就不算完整的金光瑶了。显然瑶妹也是这么看待自己的,所以在瑶妹眼里,在他还没看清之前,他心中的执念才是最重要的。然后牵扯出了这个故事,这就是我最开始的想法啦。


本章短小,见谅见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【all瑶】 最是好景

新年贺文,祝各位新年快乐🎉🎉🎉🎊🎊


这章私设温晁是温总的亲戚哈。



章三:平静


        “师兄!”小师弟笑着向金光瑶打了个招呼,“春节,宗主要办宴会呢!你去不去呀?”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揉了揉眼睛,昨晚熬夜熬太晚了,精神果然不是很好,“嗯……大概会去吧……”这倒不能怪他,都是半年前的事儿,惹得他心神不宁。



        “啊……”小师弟明显有些失望,“师兄没事的话,一定要去哦……”他似乎还想说什么,但又想到什么,马上闭紧了嘴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点了点头,却不防撞上了某人。



        “呦呦呦,这不是叔…温宗主的亲传弟子嘛。”令人不愉快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

        是温晁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叹了口气,什么鬼运气,碰上个傻子。



        他强欢颜笑,“实在对不住啊,师兄,师弟还有急事,先走了。”



        胳膊被那人攥得生疼,饶是金光瑶,也有些生气。不过当然不能表现出来,为人处事的道理,金光瑶可是深深明白的。



         “真是的!”温晁不满的看着他,“婊子就是婊子,急着攀上温宗主的床不是愿意得很吗?怎么的,不过从中层开始吗?这就不愿意了?!装什么清高!”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微微一笑同样看着温晁:“师兄也不是不知道,当初要不是那个不知分寸的仆人将师弟推下了水,现在师兄也没这般机会。”他若有若无地向四周瞅了瞅,“师兄方才说的那些,师弟有些听不懂,如若师兄执意,请便吧。”



        他做了个请的姿势,示意温晁看看。



        温晁自是看见了那抹鲜红,脸色不免有些差,也就快步走了。



        直到温晁走远,温若寒才缓缓从不远处走来。



        “这种事,直接同我说不就好了。”温若寒温柔地揉了揉金光瑶的头发,稍有不快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勾了勾唇角,“温宗主还请自重。”



        温若寒面色暗沉,声音也重了几分:“金光瑶,我希望你记住,你,一直都是我的。”

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?金家给了你一个夫人,同我还有什么关系?”金光瑶有些不能理解,“我听你的话留在这里只是因为这里真的值得我留下,与你没关系。”



        对不起,既然上一世的我选择了步步惊心,那这一世的我就没办法处之泰然。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



        温若寒只深深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去。



—————



        温家不能多呆了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深深意识到。

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所以他选择了即刻行动。



        索性温若寒似乎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,所以一路都很通畅。



        面对幽深的石阶,金光瑶深深吸了一口气,随后御剑。



        “嘶…”金光瑶失去平衡向下坠,身体被树枝划破了多处,火辣辣的疼。



        他环顾四周,确认了只是温家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才看着手臂上的伤口。



        其他伤口不算什么,最重要的就是被温家防御罩所伤的伤口,泛着红光。不及时处理,很快就会恶化,而且留下的伤口会被温家追踪,永远消除不了。



        皱着眉,金光瑶闭着眼用匕首慢慢割掉表面的皮肤。



        “啊…”他死命的捂住嘴,却还是泄漏些许呻吟。



        此时脚步声也渐渐响起,金光瑶气息一滞,完了,是温晁。



        “刚刚这是有什么声音吧?”温晁同随身的修士说。



        修士点点头。



        “这么晚了,能有谁呢?”



       金光瑶心里暗自说:你自己不也出来晃悠。



       “里面是谁!”温晁对着金光瑶庇身的小树林里大喊一声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不敢出声。



        温晁上前一步,准备将树枝扒开。



        “是温公子啊,”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,“是我不小心被树枝绊倒,惊扰了温公子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

        将温晁支走了后,蓝曦臣朝着金光瑶的方向走去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原本放松下来的身体又紧绷起来。



TBC



金光瑶:我就出个门,怎么就这么难?


柳:你那是出门吗?我要放你走了,还不得被温总打死?

【all瑶】最是好景

呵呵,已经懒到打警告了。。。

这章主澄瑶。

       


章二:预兆


        金光瑶是习惯了背叛的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所以一般的小事感动不了他。

  

        可是,真的是他冷血吗?谁知道。




        气场很足,对金光瑶来说,也就那样。好与不好,他决定不了,表面还是要装一装。



        对他来说,太简单了。



        “公子,还有一会儿。”赶车的人这么说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也懒得较真,不喜欢就不喜欢嘛,说得那么含蓄要是纯情小姑娘还不得激动好一会。说到底,金光瑶也不是那么不痛不痒。



        才多久的宁静啊,这就没了。



        其实吧,金光瑶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来一次了。受虐狂吗?他想没那么严重。只不过有点小遗憾想要重新来过罢了,但总是事与愿违。



        想着想着,就已经到了不夜天呢。



        掀开帘子,搭上陪嫁的丫鬟的手,他摸索着向那恢弘的宫殿走去。



        来的人很多,但他有些看不清。只模模糊糊看见一点校服的轮廓。



        当他打量别人时,不好的眼光也落在他身上。



        “切,说到底,也不过一个靠着金家势力嫁过来的奸细罢了。真不知道温若寒怎么想的。”江澄不屑地饮了杯酒。



        小厮为他又斟上一杯,笑着说:“温宗主做事既有他的道理。不过有一句话宗主是说错了。”



        江澄挑了挑眉,“哦?”



        小厮凑近江澄低声说:“这位夫人,可不是金家派来的人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



        “吉时已到,请新郎官新娘子入祠堂——”



        宾客纷纷起身,有序地进往祠堂。



        小厮笑了,“您瞧,何时见过温家娶人进祠堂的?温宗主此番怕是认真的。”



        江澄蹙了蹙眉,心中渐渐升起一抹不安。


—————


        金光瑶是知道的,如今这围在身边的,多半是来看笑话的。



        温家做事比谁家不绝?此番大张旗鼓,居心不良啊!心里都明白,有几个敢讲出来?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也只能将心事埋在心里,想想就好了。



        “看来夫人不高兴呐……”温若寒小声说了句,“可是这婚礼不合夫人口味?”他戏弄般的将红盖头挑起一个小角,周围便已经传来惊呼声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扯了扯嘴角:“怎么会,夫君您才是呢。这么张扬,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呢。”我的妈,好恶心。金光瑶叹了口气,果然太久没装,整个人都退化了。



        温若寒满意地勾了勾唇角,暂且放过了金光瑶。



        不得不说,他对他的夫人真是越来越满意了。像一只小猫,明明爪子不尖,却总想着挠人。皮倒是没挠到,挠到心坎儿上了。



        两人牵着红绣球,一步一步往前走。



        “一拜天地——”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与温若寒向前行了一揖。



        “二拜高堂——”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两人皆是向着金夫人与金光善跪下,俯下身。



        “夫妻对拜——”



        对金光瑶来说,不会是换各个方位作揖罢了。谁知道那些俗人把这些看得有多重要。



        “礼……”成字还未说出口,那人便没了声音。



        邻近的人前去查看,将那人嘴巴扒开,登时吓得跌倒在地。



        “他他他,他的舌头被人割啦!”



        好歹是仙门百家有些名望的人,自然不会被这事给扰乱了。



        温若寒面色不太好,挥了挥手便让人给拖了下去。



        金光瑶却是大惊,舌头……他面色苍白,连忙上去查看。……果真是薛洋。



        那双雪白细腻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,金光瑶使劲攥紧手,贝齿紧咬下唇。



        虽然有些不好,但也只有这样了。



        他飞快的冲出去,看着熟悉的景色,咬咬牙,向西边跑去。



       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,就是看着金光瑶被那下人“推”下水的场景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TBC


—————有点短小……毕竟只是过渡章嘛……手机党做不了合集,只好等家里电脑修好了再弄成合集了。

【all瑶】最是好景

新手入坑,因为比较多cp,请不要掐架。
*严重ooc
*重生梗
*周更,也不定期
*以上都可以,入坑

章一     十里红妆

        “瑶儿,瑶儿,”女人慌乱的打翻了妆台,胭脂撒了一地,“瑶儿,我的瑶儿!”
        瑶儿呢?为什么我找不到他?
        孟诗目光呆滞,如同走尸般,向兰陵走去。目光蓦然狠辣,手攥紧,生生印出血来。
        是兰陵金氏,是金光善!他抛弃了我,现在又来抢我的瑶儿!金光善,金光善,你还我瑶儿,还给我!

        “哪来的乞丐?一边儿去,今个儿可是金氏少主回归宗室的日子,去去去!”守卫极不严烦的推开小男孩。
        男孩不死心,“叔叔,您行行好吧,一颗糖就好。”他眨巴着大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“妈的,一个小叫花子也敢来拆兰陵金氏的台?摔不死你?”守卫猛地一推那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男孩脚跟不稳,从金陵台上摔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意外的,不是疼痛,是一个怀抱。
        孟诗慈爱的看着怀里的孩子,同孟瑶一般大的孩子,本应粉雕玉琢,却因流浪显得营养不良,本因水汪汪的大眼睛,又因经历风侵雨蚀变得死沉。
        孟诗一步步走上金陵台,辞严生厉:“他不过一个半大的孩子,你们却能狠心至此!想必我的瑶儿在这过的也不算好,把你们宗主叫出来!”她看着守卫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呸!”守卫一吐吐沫,“你谁呀?敢跟金家叫板!你他妈脑袋有毛病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娘亲!”一个金色的小团子从大门里冲出来,笨拙地拽住了孟诗的衣摆。
        “放肆!”金家修士一个个冲出来,围住孟诗母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还不快快放了我弟弟!”金子轩走进孟诗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”孟诗倒向金陵台下方。
        “娘亲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呼呼,”金光瑶猛地起身,揉了揉眉心,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公子早。”侍女娇羞地掩面。
        太不对劲了,这一世的金光瑶是金家的直系,孟诗也不是娼妓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温宗主,温宗主,您且慢,且停下来呐!”侍女急急忙忙的要拦住温若寒。
        温若寒面带愠色,将手上托着的垂死之人摔下,“这便是你兰陵的诚意!?金光善的私生子!”
        孟诗闻讯赶来,“'温宗主这是?”她轻轻抚上地上女子的脉搏,面色一凝,断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金夫人。”温若寒冷笑着扯住她的手,“你可知此女身上患有天花?兰陵这是何意!”
        “今日,我亲自来讨回我的宗主夫人!”他大步朝芳菲殿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孟诗脸色惨白,“温宗主,妾身这就叫下人将所有坤泽带来,不劳烦您亲自挑选!”她试图让温若寒停下来。
       
芳菲殿
        “喂,小矮子,”薛洋从树上跳下来,“你今年多大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将糖塞薛洋嘴里,“十七。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恶意的舔了舔金光瑶的指尖,“喂,你嫁给我吧,小矮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依旧笑眯眯,“成美你且住口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他妈的别再叫我成美!”薛洋恶狠狠地对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嘣”那扇檀木门倒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同时看向这位不善者。

        “芳-菲-殿。”温若寒一字一顿的念出,木匾上的字。

        无视这位闯入者,两人继续对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成美你可还需吃糖?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叫我成美!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了解的点了点头却措不及防的被人拉住了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坤泽?”温若寒嗅了嗅满室金星雪浪的香味。
        “瑶儿!”孟诗惊呼,“温宗主还请自重!”
        温若寒的眼神暗了不少,傲慢的扬了扬下巴,“金夫人,你可是知道的,吾这次从金家娶妻,娶的可是宗主夫人。”他冷笑几声,“可你们金家,却给了我一个金光善的私生子!且此女身上患有天花!你们金家的居心,我可不知何在!”
        孟诗护住金光瑶,示意薛洋退后,不免有些不满:“温宗主,金家的居心你不知何在!温家的,我是清清楚楚!”她心里气恨,“你有那么多的妾,我的瑶儿嫁到温家还不知该怎样!你这是存心与金家作对!”
        温若寒满不在意的偏了偏头,“聘礼我是送到了,嫁不嫁我不管你。最多三日,我要见到我的夫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罢,便离去。

三日后
        金陵城锣鼓喧天,千里红妆。
        “公子,请上轿。”侍女羞答答的对着金光瑶说。
        鎏金绯红的嫁衣在身,金光瑶是万分夺目的。
        明眸皓齿,瞳中自有万千星辰。好看的柳眉弯弯的,更是给整个人添上了浓浓的一抹柔美。 青丝是中规中矩的,束好再盘起来,也有一片是放下来的,及腰处。凤冠雍容华贵,十分厚重。
        他朝侍女抿嘴笑了笑,愣是把她看呆了。回过神来时,花轿早已在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 护送花轿的都是温家修士。有御剑在手,十里红妆在天上驶过好不壮观,引得路人皆仰望天空。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撩起红盖头,精明的眼睛中划过些许落寞。
        是他呀。他不由得感慨,是温若寒,将上一世的金光瑶打造成了敛芳尊,亦是他,给了金光瑶重生。
        可他又做了什么呢?
        他杀了他亲师傅,对他最好的师傅。亲手取了他的首级。

        狭路相逢,他竟成为温若寒的夫人。
        出神中,竟已是到了不夜天。
        “出轿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十里红妆之下,是他对他抹不掉的思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TBC